走进邕城,
为您展开山清水秀的城市画卷

十天内自动登录

X

请输入用户名

6-16位字符,可包含数字、字母

请输入正确手机号

请输入验证码

已阅读 《南宁数字方志馆用户协议》

X
X

60s后重新发送

X

恭喜您,密码修改成功

请牢记您所设置的新密码,4s 秒后自动跳转到平台首页

X

首页 > 魅力南宁 > 忆在邕城 > 晓兰读城 > 斑峰旧韵
返回列表

斑峰旧韵

说到刘圩镇斑峰书院,肯定要提到刘圩街钟家一门三进士的故事。

jpg

斑峰书院,在青秀区刘圩填(原辖邕宁县,距蒲庙镇19公里,距南宁市中心34公里)。

书院始建于清光绪四年(1878年),由刘圩镇的乡绅、村民集资建成。

民国《邕宁县志》记载:县东南百里,全山皆石,颜色铁红,杂以青黑色,故名斑峰。山有三峰隆起,登巅而望,四下低平,颇有独尊气势。

山有甘泉井、鹞洞、燕巢、仙人掌、石棺材、瀑布、虎额、古榕树等胜迹。

斑山,其实是一块独具特色的天然沙叶岩巨石,整个斑山呈砖红色,面积约1.5平方公里。山体高低起伏,线条流畅,远远看去就像一个侧卧在那里的美女,固有美女斑山的美称。

刘圩斑峰书院,以此山命名。

在斑峰书院的大门上,嵌着一块石刻大字匾额,上书“斑峰书院”四字,笔力遒劲,古朴端庄。

它和前座右壁的《斑峰书院记》石碑,同为钟德样手迹。

斑峰书院,校园建筑总面积约1600平方米,呈前、中、后三进,两边包厢为合院式结构。整个建筑古朴雄伟,历经沧桑,现仍留有前座、中座、前座古迹基本保存原貌。

100多年来,斑峰书院及其后来的斑峰中学,培育了不少人才。

清代斑峰书院人才辈出,芸窗下曾出过一榜三举人:1885年科省试,钟德瑞、谭莜园、梁润堂三人同榜中举。刘圩街钟家一门三进士——钟德祥、钟德瑞、钟刚中。民国时期,学生梁大年、李洪春考取北京大学。

直到今日,刘圩街还津津乐道钟家一门三进士的故事。

钟德样于光绪二年(1876年)考中进士,光绪四年(1878年)朝考获一等第三名,民间称“探花郎”,任国史馆编修、帮办福建、台、澎防务等要职。

钟德样的胞弟钟德瑞于光绪十一年(1885年)考中举人,光绪十六年(1890年)考中进士。广东封川知县。钟德祥的独生子钟刚中也于光绪二十九年(1903年)考中举人,1904年甲辰科进士,授吏部主事。

先说钟德样,生卒约1840年—1905年。字西耘,号愚翁。同治三年(1864年)中举,光绪二年(1876年)进士,选庶吉士,授翰林院编修。中法战争时领兵两营出镇南关(今友谊关)参战,战后释兵回京,授江南道监察御史。以刚正敢言著称。上疏批评李鸿章,论列军国大事,无所畏避。弹劾川督刘秉章贪墨酷虐,结党营私,刘被革职留任,爪牙被逐。揭露广西厘税过重,妨碍西米东运,农民弃田改业,迫使桂抚减厘并卡。后被权奸用计反诬胁人索贿,被革职留放军台。期满释放回南宁办团练,约1905年卒于广州。著有《集古联词》《宣南集》《征南集》各一卷。生平手稿离编为《蛰窠集》,未梓。

光绪十一年(1885年),钟德祥奉命视察在镇南关抗击法国侵略者的清军,便道回乡,住宿在斑峰书院内,与乡绅、砚友罗立亭、黄皎湖等谈文论道,共叙乡情。

黄、罗等请钟德祥撰写书院碑记,书题大门匾额,钟欣然答应。返回北京后,便差人把做好的《斑峰书院记》和“斑峰书院”题字捎回。书院负责人当即聘请名匠镌刻石碑,留传至今。

钟德瑞,字叔凡,1885年科省试,钟德瑞、谭莜园、梁润堂三人同榜中举,斑峰书院一榜三举人之一。光绪十六年(1890年)进士。广东封川知县。

钟刚中(1885—1968年),字子年,号桴堂,晚号桴公,笔名柔翁。1904年甲辰科进士,这是清代最后一科的进士。授吏部主事。历任湖北通山知县,直隶成安、宁晋知事,后退隐不仕。曾参加北京稊园诗社和蛰园诗社。1951年12月被聘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。1968年4月13日病故,终年83岁。

1906年,钟刚中公费赴日本留学,入早稻田大学学习法律。上世纪初,钟刚中出任直隶宁晋县知事,当时宁晋土匪横行,钟刚中为保一方平安,周密施行剿匪计划,终于捕获一土匪头子。此匪罪恶累累但神通广大,落网后,当地乡坤有说情者,甚者还要求保释。钟刚中说:“我就是众叛亲离,乌纱不保,也要铲除这一害人虫!”在钟刚中主持下,宁晋县坚决将匪首处决。20年后,钟刚中在北平教场胡同陋室里度过60岁生日的时候,宁晋乡民代表曾来京为其祝寿。

宁晋之后,钟刚中不涉仕途,殚心古籍,对中外历史均广为涉猎。以诗词、书画、篆刻等自娱。曾云游粤广数年,1937年定居北平。不久,卢沟桥事变爆发,北平沧陷。钟刚中生活陷入困境。某日钟刚中的同年进士、大学同学王揖唐派人给他送来钱粮。王揖唐时为汪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。钟刚中直斥来人:“当年一起求知救国的的王同学不是已经死掉了吗?怎的又活过来了?你把这些东西拿回去,给他向日本人献媚去吧。”

新中国成立后,钟刚中爱聘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。1968年4月,钟刚中在北京去世,只有几位至交亲人为他送行。

钟刚中声名湮没,除了政治、历史、学术等原因,也与其个人经历和性格有关。其少负才气,虽取得功名,但一生未作过大官。其不檀交际,不乐揄扬,性情坦率。俗客来访,每曰:“我倦欲睡君且去!”钟刚中曾这样评价当时印坛:“当今天下印人,只有一个半。其一为广东邓尔雅,吾为其半,余则无印人矣。”钟刚中非至交好友很难得其印作,偶有鬻印,但基本没有“进入市场”,是典型的文人艺术家。这大约也是其盛誉不传的原因之一。现见到钟刚中所作“曹汝霖印”和为谭延闿作“延闿私印”等资料图片,可管测当时桴堂治印绝非等闲之辈可轻得。

桴堂治印艺术充分体现了中国印艺神、奇、工、巧的精髓。其曾言刀法必须服从笔法,治印不仅要有“刀味”,更要有“笔味”,强调刀法与笔法的高度统一。善用锐刀刻出古拙朴茂,极富秦汉韵致的作品,独具特色。

钟家“一门三进士”广西独一无二。

斑峰书院“一榜三举人,一门三进士”的故事,令人仰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