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进邕城,
为您展开山清水秀的城市画卷

十天内自动登录

X

请输入用户名

6-16位字符,可包含数字、字母

请输入正确手机号

请输入验证码

已阅读 《南宁数字方志馆用户协议》

X
X

60s后重新发送

X

恭喜您,密码修改成功

请牢记您所设置的新密码,4s 秒后自动跳转到平台首页

X

首页 > 魅力南宁 > 忆在邕城 > 晓兰读城 > 秦观在横州
返回列表

秦观在横州

命运多舛一词人

秦观(1049年—1100年) 北宋词人。字少游、一字太虚,号淮海居士。宋代扬州高邮(今江苏省高邮县)人。三十六岁中进士,曾任定海主薄、蔡州教授。元祐五年(1090年)入京任宣德朗、太学博士,先后任秘书省正字、国史院编修官等职位。绍圣元年(1094年),秦观因被列为元祐党人,贬谪为杭州通判,御史刘拯攻击他任意增损《神宗实录》,被再次贬到处州(今浙江丽水),监督酒税。绍圣三年(1096年)被罢职后贬谪湖南郴州,次年编管横州(今广西横县)。元符二年(1099年)迁徒雷州(广西合浦县)。元符三年(1100年)获微宗下赦令,命复秦观宣德职务,返回京都,八月路过镡州(今广西藤县),暂住下来,会友吟诗,不久而卒,享年五十三岁。秦观与黄庭坚、晁补之、张来合称“苏门四学士”,以词闻名,文词为苏轼所赏识。其词风格婉约纤细、柔媚清丽,情调低沉感伤,愁思哀怨。向来被认为是婉约派的代表之一。著有《淮海集》《淮海词》等诗集。秦观编管横州期间,写下《浮槎馆书事》《月江楼》《醉乡春》等诗词。

饱赏横州好风光

在漫长的放逐生活中,秦观看到了庶民的疾苦和朝政的腐败,思想和行动都向积极的方面转化。初到横州时,秦观的情绪是低沉消极的。他在《反初》诗写道:“一落世间网,五十换嘉平,夜参半不寐,被衣涕纵横。”在《宁浦浮槎馆书事》诗文中写道:“身与扶鸠为二,对月和影成三,骨肉未知消息,生死到此何堪。”这两首诗,是他对自己只身栉风沐雨、漂泊异乡、孤苦寂寞的伤感心情的写述。可是,好客多情的横州人民,绚丽多姿的横州风光,却给秦观在寂寞中带来了欢快,在茫然悲痛中看到了希望。

秦观到横州后,住在城西高岭上的“浮搓馆”。尽管是“编管”,但仰慕秦观的人士不少。毕竟秦观是当时的大词人。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”这样的词句谁人不知晓?故而,“浮搓馆”里常常是高朋满座,书诗飘扬。这多少也给秦观带来点安慰。尽管门庭若市,高朋满座,秦观始终不忘权贵对他的迫害,始终怀有对小人的愤懑。为此他写下了不少诉说哀愁的诗词,其中《浮搓馆抒怀》六首最有代表性。“自是迁客多病”“愁人日夜俱长”“安得此身作石,一齐忘了家乡”,这些句子最能体现其当时病因、愁苦、思乡的心情。在浮槎馆,秦观与住于城西香稻溪旁的祝秀才成为挚友,常在一起赋诗填词,饮酒为乐。他们春游缽岭(位于县城西北约3.5公里处,唐贞观年间山顶建有慈感庙,半山建有歇脚亭,缽岭春游为横州古八景之一),夏登南山(南山又名宝华山,位于郁江南岸,距县城20公里,相传山顶时有“宝气”,宝华朝烟为横州古八景之一),秋眺郁水明月,冬览乌蛮积翠(乌蛮积翠是横州古八景之一,位于县城东35公里处,汉代伏波将军马援征讨交趾时,为通航开竣险滩,后民众在乌蛮滩北岸建伏波庙纪念他),饱赏了横州的美好风光。此时,他犹如置身于故乡江南,心情也许没有“宠辱皆忘”之感,但确有“其喜气洋洋”之兴。在《宁浦浮槎馆书事》中有诗云:“鱼稻有如淮右,溪山婉如江南,自是迁臣多病,非关此地烟岚。”可以看出秦观如此兴致勃勃的心情。

海棠桥下留墨香

江山多娇,挚友多情,给秦观带来了无限的欢乐。祝秀才家旁有一桥,横跨香稻溪,何时建无考。一天,秦观醉卧祝家亭上,醒后面对香稻溪两岸一片片的海棠花,写下了《淮海集》中的名篇《添春色》(又名《醉乡春》):“唤起一声人悄,衾冷、梦寒、春晓;瘴雨过,海棠开,春色又添多少?社瓮酿成微笑,半缺瘿瓢共舀;觉颠倒,急投床,醉乡广大,人间小。”这篇唱词一时传开,州人以海棠名桥,桥与秦观便紧紧地连在一起。宋代横州郡守刘受祖在游记《海棠桥记》中写道:“今之言宁浦(横州)者,必曰海棠桥,言海棠必曰秦淮海。是州以海棠桥重,桥以秦淮海重矣。桥名海棠,未可更也。”秦观以“瘴雨过,海棠开,春色又添多少?”这样婉丽而豁达的词文,表达他自己由忧郁到喜兴的心情,再没有落在异乡为异客的苦感了。以后,秦观在《月光楼》这首诗写道:“仙翁看月三百秋,江波日去月不流。肯因炎土溟空阔,直与江月同清幽。苍梧云气眉山雨,玉箫三异无今古。九天雨露蛰蛟龙,琅玕长凭清虚府。”月江楼是横州古城墙一座城楼,位于城的东南面,濒郁江,每当皓月当空,登楼远眺,郁江确是“江波日去月不流”的奇丽美景。在这首诗里,如说写景,不如说以诗述志更为恰当。他将自己比作蛟龙隐伏在九天雨露下面,这与先前那种“被衣涕纵横”悲郁心情成为鲜明的对照,这是秦观思想上一次很大的转变。

jpg

奋笔疾书为民怨

在祝秀才的资助下,秦观在横州创立了第一间书院——淮海书院。在书院里,他广收生徒,亲自讲授四书五经,更重视给学生传授写诗填词等知识,还教以礼义之节、成人之道。学生稍不率教,必痛自责已,有时竟至伤心下泪,故学生多受感化,州人求学日盛。每有闲暇,他便约祝秀才到学生家里作客。有一天,他们在海棠桥下,见一渔女伏在一老翁尸上嚎啕大哭,他们便迅步前往问明原委。原来,当时郁江有一种名贵的鱼,俗称老鼠鱼,鱼头小身圆,肉肥质嫩,是筵席上少得的佳肴。因鱼生于深水底下的石缝里,很难捕捉。故一些达官贵人往往不惜重金购买,以宴宾客。以后,外地来了一位州官,为了吃到这种佳品,便强令渔民,以鼠鱼代税,定期交纳,如有欠交者,便施以酷刑。因此,横州人又把老鼠鱼改称为官鱼。这位渔翁就是因没有按时交纳官鱼,才在酷刑下丧生的。秦观听后,义愤填膺,当场出资为渔女葬父。回家后,又奋笔疾书为渔女鸣冤。不多久,官鱼废除,州官被惩,渔民无不额手称庆。秦观高兴地用家乡话说:“今后不叫官鱼,叫佳鱼为好。”因“佳”与“嘉”谐音相同,故横州人又称“老鼠鱼”为“嘉鱼”。

如今犹诵海棠祠

秦观离开横州后,州人为纪念他,在他讲学的地方建起了醉乡亭、海棠祠、怀古亭。秦观溘然而逝后激起了人们的无限悲伤,当时横州的平民学士一批又一批地前往镡州吊唁。而同一时期被贬到宜州的“苏门四学士”之一的黄庭坚当即挥泪写下一首悲壮的七绝《镡州即事》:“闭门觅句陈无已,对客挥毫秦少游。正字不知温饱味,西风吹泪古藤州。”

秦观在横州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年多时间,但却被历代的官绅文人所颂扬。打开横州(县)志看,赞颂秦观的诗词比比皆是,成为当地文学创作的一道亮丽的历史人文景观。其中,最令人瞩目的是吴时来的一首七律。吴时来是明朝嘉靖进士,官至刑部给事(即督察官),由于受到奸臣严嵩的陷害,亦遭贬谪横州。当时他常到海棠桥拜谒海棠祠,触景生情,忆古抚今,亦在横州写下一首名篇《谒少游祠》:“万端谁辫是和非,三党镌成元祐碑。吾道岂能无此辈,他乡犹幸见荒祠。佛书讦漫赁人语,实录增添敢自称。却笑醉乡偏广大,如今犹诵海棠祠。”秦观离开人世后,横州人民非常同情他、怀念他,明清两代,陆续为他重修了浮槎馆、淮海书院、海棠亭等,汇集众多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,只可惜到现在大部分古迹荡然无存,惟有海棠桥至今依然保护完好,它已成为横县标志性景物。

如今,秦观已离开我们有九百多年,他在横州所作的诗文,除少数还记载在州志外,大多数已散失。但是,横县人并不因为岁月的流逝而对秦观的深厚情谊有丝毫忘怀,他们在奔流的郁江岸边、海棠桥畔、香稻溪旁修筑了涵雅的海棠公园,在原址上仿古重建怀古亭、海棠亭、醉乡楼等亭台楼阁,立秦观塑像一尊,镌刻诗对在石碑上。诗云:“海棠暮雨碧沉沉,触动骚人一片心。当日少游曾戾止,祝生最契订知音。”“槎江古迹海棠桥,秦观风流历四朝。祝氏芳邻今在否,幸余明月挂香飘。”每日晨曦黄昏,晴晚月夜都有许多居民到此休闲游乐。海棠公园里古今文化,也吸引着众多学术团体和游人到此参观浏览。